千航圈老大。

圈地自萌的乱炖西皮党而已。

「千航」下个路口见(1)

[千航]下个路口见
黄宇航最近有些心烦
易烊千玺最近来公司的频率越来越高
虽然知道是因为那个人最后给他的嘱托
但越来越频繁的见面真的让黄宇航吃不消
“千玺师兄早”
身旁丁程鑫向千玺师兄问好了,丁程鑫见黄宇航失神着就戳了戳黄宇航的胳膊
黄宇航终于回神了
“啊…啊?千玺师兄早…”
“早”
刚来公司就遇见啊…有点不好
训练间隙拿着手机刷了会儿微博
有怪阿姨说千航关系不好呢…
黄宇航想了想,也对,关系也没好到哪去
自己就是这一群师弟里的一个
并没有什么独特
但是
越来越像他的气场
越来越像他的舞蹈
越来越像他的声音

越来越像他的他
都证明了一些不该被人知道的东西
训练结束后,黄宇航被丁程鑫拖去了师兄们的舞室看师兄们跳舞
本来黄宇航是拒绝的
隔着一层玻璃
看得见却触不及
舞室内的三人也注意到了师弟们的存在
王俊凯先开了口:“千玺你去让他们进来吧”
易烊千玺示范了一半的动作僵在原地
“哦”
推门出去了对门外两个师弟说:“在这站着干嘛,进来”
丁程鑫又拉着黄宇航一起了
千玺师兄看了看两人,还是没说什么,回去教两个队友跳舞了
黄宇航每次看千玺师兄跳舞都有一种要被他带进去的错觉
大概
这就证明了喜欢吧
结束之后千玺跟王俊凯说了今天有事晚上不回去住了
然后招呼了两个师弟走了
丁程鑫家比较近所以先到家了
剩下千玺跟黄宇航
尴尬没多久
千玺出声了
“航航”
“啊?师兄”
“刘志宏搬家了”
“嗯…千哥你怎么知道”
“我去他家找他了,他搬哪去了”
“宏哥说你们知道这件事一定会去找他,他搬家就是为了不让你们找他啊”
千玺眼睛都有点腥红
“最后一次都不想出现么”
“千哥你别难过了…宏哥走我们谁都不好受现在只能让宏哥不白离开”
“你懂什么!”千玺有点发抖“刘志宏说过的…他说会陪着我…”
黄宇航有点心疼
听最后一句的时候,
心猛的抽痛
也许千玺这个时候也是这个感觉吧…
“师兄,我帮你打电话给他,他应该会愿意再见你一面”
说着拿出手机拨通了那个号码
把手机给了千玺
电话那边传出的声音已经有点变声
略慵懒的一声
“喂?航航?”
千玺整理了一下心情
“刘志宏,是我”
电话那端眼睛红肿的人怎么会听不出来他的声音
第一句刘志宏就听出来了
只有他叫自己大名这么好听
“千…千玺啊”
“你在哪呢”
“我?在家啊”
“你家搬哪去了,我去找你”
“千玺…我出去吧,你现在在哪”
“航航家楼下”
“好我这就去,别担心了”
“嗯…”
挂了电话,黄宇航感觉到的是千玺师兄略疲惫沙哑的声音
“航航你先回家吧”
黄宇航被突然点名有点惊讶
“千玺师兄你今晚睡哪”
千玺看着这个跟自己当初几乎一模一样的小孩
“宏宏愿意带我回去我就睡他那”
黄宇航有点失落的说
“如果没有的话,千玺师兄到我这来吧”
“嗯好。”顺带摸了摸他的头,让他上去了
为什么总能在他们身上看见刘志宏的影子…
看他跳舞的眼神
看他回来的兴奋
跟他说话的小紧张
都好像
正想着刘志宏就来了
“千玺你等很久了吧”
气喘吁吁的宏苹果来了
“刘志宏,消失那么久都不让我找到你,现在满意了吧”
嗔怪的语气,刘志宏有点懵
“千玺…我们…”刘志宏攥紧了拳头“还是分开比较好”
“刘志宏?!”
“你先听我说完,现在你还是那个超人气少年偶像,我只是个普通人了我已经没有那个能力跟你比肩了你还是要全国跑而我只是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高中生,继续跟我在一起对我们来说都是件特别荒谬的事,而且万一被狗仔私生查出些什么你就得完蛋这十一年你都是白走”
“我不怕啊,刘志宏你别这么想好不好再等我两年我合同到期了我也退圈我们光明正大的在一起好不好”
刘志宏明显的感觉到,对面的少年说这话的时候,在颤抖
“千玺,我们本来就不可能,以后我们之间什么关联都没有”
“怎么没有!”像个小孩子一样的争辩“我还在这就有关联”
想要抱抱这个许久未见他没能保护好的男孩
刘志宏想逃离了
“对不起 千玺 是我没能实现诺言 ”
说完转身走了
趁泪水未决堤
剩下千玺现在原地 千玺好像有点麻木了一样
身子仍旧笔直的站着,脸上却已经泛满水光
生理盐水好像流不完
楼上的黄宇航其实都看见了
还是给千玺打了个电话
千玺有些僵硬的接起
“千玺师兄你…还好么”
“还…好吧”
“我这就下楼”
“嗯”
黄宇航下楼后看见的是满眼通红的千玺
黄宇航也知道发生了什么就没说话拉着僵硬的千玺上楼了
“我爸妈都出差去了千哥你随意”
千玺失神的看着黄宇航
“你也会走么”
正在给他拿衣服的黄宇航顿了顿
“不会吧”
千玺像是真的得到了安慰一样轻笑了一下
“航航你喜欢程程么”
“喜欢啊,从小就一起长大不喜欢早就掰了”
又是意味不明的一句话
黄宇航把衣服拿出来给了千玺
“千哥你去洗澡吧”
依然僵硬的人机械的接过衣服去了浴室
浴室里终于传出莲蓬水声
黄宇航松了口气
静了静
他很清楚光是公司里就有多少人想要占有千玺
千玺是大家的,他的温柔分成了若干份
黄宇航也是大家的,他的喜怒哀乐也要分成若干份
这两个人身后都有一群迷弟
当然,黄宇航也是千玺的迷弟
千玺真的有这么大的魅力
也真的有这么大的实力
俘获多少人的心啊
千玺终于出来了
“航航 ”
正胡思乱想的黄宇航根本没注意
“啊…啊?千哥”
“你去吧”
“嗯千哥你想睡客房还是…跟我一间房?”
航航下意识把后一句说出来了,然后他就后悔了
“航航你不会自己睡害怕吧”
“不我…”
“那就跟你一起吧”
“那我去洗澡了…”
千玺坐在床上脑中还是回荡着刘志宏的话
“千玺…我们…还是分开比较好”
“我只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高中生”
“没能力跟你比肩了”
“这十一年你都是白走”
脑子里一直处于爆炸状态
他甚至觉得自己下一秒就会炸裂
眼泪成诗又怎样
错过就不会再回来了
一错过,就要一辈子啊
曾经就算是年少轻狂吧
最后变成了收不了场的笑话
经历了多少苦难最后不还是分开
等航航洗完澡之后就看见千玺又是那个状态盯着墙壁
“千哥”
“…”
见他没反应,黄宇航走到千玺面前
“千哥”
千玺终于抬起了头
“嗯”
依旧是不温不热的回答
“没什么 睡觉吧 明天一早还要去公司”

第二天一早黄宇航就发现自己身边空了
起身才发现千玺已经去洗漱了
然而黄宇航洗脸的时候偶然发现
自己
脖子上
竟然

疑似
吻痕

印记
黄·屠家二代总攻·宇航 表示他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啊
一脸懵逼的坐到千玺对面
千玺看他表情就大概猜出来他看见什么了
略尴尬的咳了声
“咳嗯航航…”
“千哥”
“那个昨晚…抱歉”
黄宇航依旧懵,表示自己并不知道千哥指的什么,然后自己指了指自己脖子
然后千哥点了点头
黄宇航14年来第一次丢失了生命的意义
饭都吃不下了
脑子里一片混沌
昨晚到底发生什么了
千哥不就是失恋了么
可怕的
我这个二代总攻不会地位不保吧
不对啊千哥是一代总攻吧
诶那祖师爷嘞
算了反正我站千哥是一代总攻
不对我关注点好像错了

当然wuli航航面部表情没能跟千师兄一样很好的控制
坐在对面的千玺仿佛看到了自己师弟的脑内弹幕
“航航现在已经七点半了”
“啊那千哥我们走吧”
跟公司闹归闹,几个未成年的孩子终究还是不能改变什么
该训练还要训练
所有人都要假装
什么都没有发生
都要假装他还在
再或者就是假装
从来都不曾有他
尤其在某三只的面前别提这码事
刚一进公司就看到保安叔叔本来看见千玺时一脸同情,然后下一秒看到两个人一起眼里就露出一股类似是厌恶的目光
千玺穿的是黄宇航的衣服,迎面跑过来的王源停在千玺面前
“诶幺儿你昨天穿的不是这衣服啊”
千玺有点不想提起昨天,有点冷
“嗯”
王源好像习惯了千玺这样,所以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
“昨天在哪儿住的”
黄宇航看出了千玺还因为昨天的事难受
“啊王源师兄昨晚千玺师兄在我那住的”
王源依旧一脸笑容
“哈哈那麻烦你了航航那个他没做什么吧”
黄宇航听到后半句话嘴角一抽
弄的我脖子上都是吻痕算做什么不
不过很清楚不能说出口
“没…没有…千玺师兄挺好的”
一旁千玺插了句
“航航你先跟我去舞蹈室吧”
王源脸色有点不好
“昂那你们去吧我跟声乐老师说一声你第一节不上了”
也不知道拉着黄宇航走的那个人有没有听到
他们都走了
“刚才,为什么没跟他说”
千玺冷淡的音色响起,黄宇航看了看千玺
“千哥你希望?”
“随便你说不说”
去的是练习生们的舞室,其实他们也曾经在这里练过Heart还有 《十年》
舞室里丁程鑫跟黄其淋已经在练舞了
看到黄宇航跟千玺一起进来了丁程鑫就过去打了招呼
系统提示:您的好友[黄·千玺迷弟·其淋]已上线
“千玺师兄你怎么来我们舞室了”
“不想上声乐”
丁程鑫又习惯性的跟黄宇航打闹
然后一个不小心就把班长的领口拉开了
然后
丁程鑫那一瞬间就呆滞在原地
然而黄宇航还没意识到怎么了
黄其淋就看向这边
特别惊讶的一句
“班长你你你脖子…”
指着班长的脖子
整个屋子里只有做了坏事的师兄镇定自若
黄宇航有点不好
黄其淋叫那一声的时候敖子逸代昊林严浩翔陈泗旭刚好组团进来
糟了
他总攻地位就要不保
丁程鑫一脸震惊
“班长你…昨晚…”
做了坏事的师兄挑挑眉
“昨晚我跟他一起睡了”
拉着还懵逼的黄宇航出了舞室
迎面又遇到了贺峻霖跟张真源
“师兄早班长早啊”
“嗯早”
黄宇航还没来得及回话就被拖走了
两个练习生懵了半天
张真源突然说了句
“你看没看见班长脖子上有什么”
“啊?没有啊”
“哦那就是我看错了一定是我看错了”
黄宇航回过神来已经在楼上以前给宏哥的休息室了
被千哥丢在床上之后千玺还是面无表情的说了句
“你先回去吧我跟墩墩姐说你不舒服”
作为班长怎么能因为这点事翘课呢
“没事不用千哥我自己能解决”
千玺有点冷脸了:
“那你这样怎么跟他们说”
不明所以的航:
“没关系啊我会跟他们解释的”
某个做了坏事的师兄没控制好自己的情绪
“行你不跟他们说我去说还有,今天一天你,都得在我身边。”
摔门走了
黄宇航有点不好
二代总攻不是攻?
玛德我不会被千哥当做宏哥的替代品了吧
不过也好啊
能拥有他 一刻都好

出了休息室的千玺径直去了练习生们的舞室
正讨论班长脖子的一群练习生看见千玺师兄来了都闭嘴了
黄其淋先打破了尴尬
“那个…千玺师兄…班长他…”
“今天他不跟你们训练了”
“啊?”
“一会儿舞蹈老师来了你们跟老师说一声是我把他带走了他在我们练习室就行了”
然后就走了
所有人还懵逼的时候黄其淋来了一句
“完了千玺师兄真的是弯的啊”
敖子逸保持着震惊的表情
“完了看来班长是被压的那个”
角落里的陈泗旭
“要不我们去告诉小黄哥吧…”
丁程鑫双眼都透着不甘
“走”
楼上休息室里
千玺进门之后就看见黄宇航正在整理衣服努力要盖住脖子
伸手阻止了
“这样没用的”
拿出抽屉里原来屋子主人留下的遮瑕
“来坐到这来”
黄宇航乖乖过去了
千玺坐在他前面两个人面对面
千玺仔细的涂抹着
距离近到黄宇航能够明显的感受到千玺师兄均匀的呼吸
还好没有持续很久
千玺弄好之后就开始收拾桌子上的东西了
边收拾还边跟黄宇航说
“以前刘志宏脖子上也总会被我弄上痕迹第一次被公司发现了,公司就让小黄哥跟小任姐来跟我们俩说让我们考虑未来让我们分开,后来我们俩也没听他们的话就偷偷交往,在公司里也不怎么交流在节目上都要避免互动,因为怕再被发现他就把遮瑕一直放在抽屉里”
黄宇航看着千玺苦笑假装他们还在一起的模样有点心疼
“然后呢”
千玺手顿了顿
“什么然后”
黄宇航略低了低头
“然后公司没再发现?”
千玺好像是带着轻笑
“不知道了,反正是没再找我们说”
黄宇航突然想起去年某天下午他们上声乐课的时候
小马哥叫了宏哥出去
宏哥回来之后蛮难过的
眼睛里有什么复杂的东西
当时的他看不懂那是什么
“是…去年被发现的么”
千玺已经收拾好了,转过身
“前年”
“去年公司也找过他”
黄宇航感觉到眼前这个全能师兄身子颤了一下
“他…说没说什么…”
“没有,就是回来之后蛮失落的,而且…千哥,是小马哥叫他出去的。”
“我一会儿去问问…第二节课要开始了,你跟我一起上”
TFB的练习室里
凯源早早的就在了
千航进舞室的时候王俊凯眼里闪过了什么
“千玺你刚去哪了”
“怎么了”
“刚小黄哥来找你…跟航航了”
“好那我们先去找小黄哥了”
拉着黄宇航出了练习室
千玺有点儿急促的说
“航航,一会儿小黄哥可能会跟你谈未来谈那些大道理,你只要听着就可以了你脖子上看不出来有什么他不会为难你的我会跟他说怎么回事你别说话听着就行”
黄宇航想说点什么,但是还没说出来就找到小黄哥了
千玺往前走了一步
“小黄哥你找我有事?”
锐锐开启慈父模式
“千玺啊我知道宏宏走让你受了很大打击但是我们都是为了你的未来啊你就别闹了好不好航航他跟宏宏不一样而且他比宏宏还小你别再跟我们怄气了好么blablabla…”(以下省略1W字)
大概意思就是
你赶紧的别再祸害公司了你不知道是因为你刘志宏才被我们弄走的么啊虽然的确是我们股东要求的你就赶紧跟航航分开我们公司经不起你这么折腾
千玺耐心的听完之后
“小黄哥你哪儿听来的这些谣言?我昨晚在航航家教他跳舞来着而且他身上也什么都没有你也知道王俊凯他不喜欢身边的人穿前一天穿过的衣服我就借了航航的衣服来穿而且我也没受什么打击谢谢小黄哥担心了”
黄锐K.O
招呼了黄宇航过去
仔细的看了看黄宇航的脖子以及锁骨
真的没有
略尴尬的说了句
“啊那航航你要好好跟着千玺学舞蹈别偷懒千玺你们回去训练吧”
回了练习室
凯源已经在练习三周年的舞蹈了
见千玺带着黄宇航回来了
“千玺小黄哥…说什么了”
千玺把呆在一旁的黄宇航拉过来
“说我别祸害公司不让我犯蠢的吸引”
王源凑了过来
“幺儿你没事儿吧”
“当然没事,我觉得你跟王俊凯要是跟公司出柜的话公司恨不得把所有时间都给你们两个独处呢”
特别酸的语气
王俊凯看了眼航航
还是说了句
“千玺你别装傻了可以么我跟源儿都是喜欢你啊”
千玺拉过黄宇航的手
“好了别闲聊了训练吧”
转过头凑到黄宇航耳边说
“你站到那里先看我们跳一遍一会儿我教你你们那个舞”
黄宇航脸有点烫,点了点头
看着他们跳着舞
想着他们的对话
他…为什么会这么做
刚刚被他牵过的手还感觉的到一丝叫做幸福的东西
三个人跳完了舞千玺就跟王俊凯说
“你们练吧我去教他”
王俊凯拉住了他,在他耳边小声说
“你玩玩可以,别忘了他还有明媚未来”
千玺冷笑一声
“你所谓的明媚希望而已”
一间练习室就分成了两半
千玺手把手的教着黄宇航他们的舞蹈
另一边凯源都在练习着三周年歌曲的舞蹈
监控室里小黄哥叹了口气
竟然听不了他们说话
Boss李你要不要换换监控,能听声音那种

下午
声乐课
黄宇航被千玺拉着手腕
声乐老师时不时看看这个来师兄课的练习生
黄宇航感觉到老师的目光
想要挣脱千玺的手
千玺却在他耳边轻声
“航航如果你想我牵你手的话那你就挣开”
吓得黄班长不敢动了
终于下了课
千玺还是拉着黄宇航的手腕跟王俊凯说话
迎面又看见同样刚下课的练习生们
黄宇航挣了挣手腕
千玺也看见了就松开了手腕牵上了手
练习生们OS:所以班长你真的不是攻了现在丁程鑫才是二代总攻而且我们也是有官配的你别虐我们了欧凯?
一群练习生呼呼啦啦的打了招呼就急急忙忙的走了
黄宇航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
羞耻
千玺跟王俊凯说完了就转过头
“航航一会儿我们出去吃东西你跟我一起去吧”
“哦好…”
吃东西的时候当然三只聊的比较多
但是千玺总会跟安静当背景的航航说几句
尴尬了一个小时的饭局终于结束了
出去之后千玺突然说了一句
“航航你今晚回家么”
“啊我…”
“你回家的话我就跟你一起,不了的话你就跟我去王俊凯那”
黄·易脸懵逼·宇航 表示师兄太可怕了
“那千玺师兄我们还是回家就行”
千玺好像很满意的点了点头,就转头跟王俊凯说
“呐小队长你今晚也要自己睡了”
王俊凯愣了一秒
“啊哈哈现在也不早了快点回去吧”
散了
走了一段路,千玺突然出声了
“航航 我是不是…特别胆小”
黄宇航听见这话心痛了一下
“啊千玺师兄你怎么这么想”
带着哭腔的讲着他们的故事
“三年了…我跟他见面的时间连一年都没有…我没能保护好他…我以为我变得强大了就能保护他 现在我变得足够强大了 可没有身份可以保护他了…”
黄宇航过去牵住了千玺的手
“这条路走散了多少人,当初凯师兄也承受了很多离别,还有…我不会离开的…我会一直陪着师兄…们的”
没有挣开他的手
“两年之后,我也会走”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