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航圈老大。

圈地自萌的乱炖西皮党而已。

平芜尽处是春山:

    喜欢上一个不可能的人,是什么感觉?


 


 


    黄宇航11岁的时候,一脚踏上了人生的另一条轨道。那条路当时还不明朗,土地干裂的像是荒废已久,只有几个勤奋的年轻人在勤勤恳恳的尝试着播种,小孩子不懂事,聚成一团在稀稀落落的几棵大树下嬉闹,玩的累了也会帮大人一起插秧苗,守着刚刚发芽的作物小心翼翼的浇水,因为自己的一点成果高兴的咯咯直笑。黄宇航对陌生的环境总存着几分畏惧,迟疑着不敢进入,身子挺得笔直,眼睛却一动不动的盯着自己的运动鞋,玩闹的孩子中有一个看起来比他稍大一点的,无意间转过头看到了他,眨了眨眼睛,拍拍裤子跑了过来。


 


那个孩子比他高一点,笑眯眯的冲他伸出了手,和其他在土里摸爬滚打的孩子不同,眼前人手很干净,黄宇航抬起头,犹犹豫豫的握住了对方的手。


 


“我是刘志宏,也是练习生,你是这一期的新练习生吧?”眼前人说话的声音并不大,略有些沙哑,笑起来傻傻的,但又体贴的没有凑得更近,黄宇航知道这人是他的前辈,连忙鞠了一躬。


 


“我叫黄宇航,宏哥好。”


 


刘志宏大概是第一次被人这么叫,还有点不好意思,挠了挠后脑勺,想起什么似的小小叫了一声:“啊,马上舞蹈课就开始了,你第一天来还不熟悉吧?我带你去好了。”


 


黄宇航道了声谢,刘志宏摆摆手表示没什么,顺手把路口的牌子扶正,上面歪歪扭扭的写着几个字,蒙了一层薄灰,黄宇航隔得远,依稀只能看见个大概的轮廓。


 


阳光照射到木板上,空气中的小小尘埃都清晰可见,光线为那几个字勾上一条金色的边,一如几年后属于这条征程上无限光辉的未来。


 


TF家族,那块被刘志宏细心扶正的板子上,好像是这么写的。


 


刘志宏的在家族的人缘实在是好,到教室的一路上都有人跟他打招呼,连工作人员都会停下来问两句刘志宏的训练情况,刘志宏老老实实的一一作答,阿姨们泛滥的爱心得到了满足,随手赏了一堆糖果饼干,刘志宏再三推辞之下还是拗不过人家的热情,只有接到了手上。黄宇航沉默的跟在后面,心里不免有点羡慕,虽然自己也不是孤僻的类型,但个性很闷又不爱说话,在学校里玩得好的哥们儿并不多,倒是含羞带怯想跟他交朋友的小女孩,还有那么两三个。


 


刘志宏把饼干都放到口袋里,丢了一颗糖过来,黄宇航条件反射的伸手接住,刘志宏喝了口绿茶,一双大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他。


 


“这种糖大源说挺好吃的,我也不爱吃糖,就给你吧。”


 


黄宇航摊开手掌,橘子味的硬糖有着可爱的包装,他说了声谢谢,拨开糖纸丢进了嘴里,塑料糖纸被他叠的方方正正,发出一阵刷拉拉的摩擦声。


 


刘志宏想拦已经来不及了,“现在别吃”四个字哽在喉咙里差点噎到,无奈的垮下了肩膀,打开舞蹈室的门,无奈的转头看着他。


 


“马上要跳舞了,小心等会儿呛住啊。”


 


黄宇航看了看手上的糖纸,“哦”了一声,使劲把嘴里的糖咬的咔咔响,过了几秒,黄宇航尚不明显的喉结动了动,面无表情的回了一句:“吃完了。”


 


刘志宏冲天翻了个白眼,让黄宇航先去找老师,自己则跟舞蹈室后面疯成一团的练习生们聊起了天。


 


老师细心的给他介绍了这几个月的课程,黄宇航听得认真,表示自己能跟得上,老师点了点头,把音乐调出来,看到在沙发上打闹的其他人,摇了摇头叫他们都过来。


 


“王源别玩了!王俊凯刘志宏赶紧把王源拉过来热身!”老师侧过头见他还站在一旁,想了想,指着刘志宏旁边的位置道:“你就站刘志宏左边吧,今天先跟着他跳。”


 


黄宇航应了一声,走了过去。


 


他有舞蹈基础,学起来自然比其他人都快一些,原来是跟在刘志宏后面练,很快就能带着全班人一起跳了,老师看重他的天赋,也欣赏他沉稳的个性,对他教授不免也更细致一些,有时下了课他还会跟着老师把没跳对的动作再练几遍,练习生们累的要命,早就一窝蜂冲去公司食堂抢饭了,只有刘志宏还总是在舞蹈室后面耐心的等着他。


 


黄宇航觉得有点不好意思,曾说过让刘志宏跟着大家一起去吃饭,刘志宏却吐了吐舌头,笑着递过来一瓶水。


 


“没事啊,我反正也不饿,而且坐沙发上吹会儿空调比跟大源小凯他们挤一起舒服多了。”


 


他当然知道刘志宏怕他一个人孤单,但黄宇航只是沉默的咕咚咚灌着矿泉水,把这份好默默记在了心里。


 


刘志宏在每星期惯例要上的声乐课和舞蹈课外,又被老师额外加了堂表演课,学了几个月后公司计划拍摄一个家族系列短剧,在表演中表现最为出色的刘志宏自然被选上,饰演天宇兄弟中排行老二的天宇文,台本黄宇航也看了,这角色还挺逗的,和刘志宏本人相差有点大,但是傻的很可爱。


 


“宏哥加油。”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很老套的挤出了这样一句话。


 


公司也不要求这群小萝卜头真表现出什么演技,所以刘志宏拍摄的一直都挺顺利,有时候录完回来还会给黄宇航讲讲表演时候的趣事,罗庭信偶尔会插两句对剧本的吐槽,王源则喜欢扑到刘志宏身上让他还钱,黄宇航总是默默的听着,末了说一句加油,就是他和刘志宏的全部对话,好在刘志宏也不在意,知道黄宇航就这个style,只是点点头,又让黄宇航指导他落下的舞蹈课。


 


补课记拍摄完的那天刘志宏又来找黄宇航聊天,同行的还有一位未曾见过的新面孔,比他们都高一些,和王源差不多,顶着一个搞笑的西瓜头,腼腆的抿着嘴。刘志宏招呼新同学随便坐,黄宇航打开一瓶矿泉水递过去,不知道该不该给新同学也拿一瓶,一时有些犹豫,刘志宏顺势已经把开了的水交给那个新同学,黄宇航像是得了赦令,赶紧又开了一瓶水交给刘志宏,不意外的换来了对方的一句谢谢。


 


“这是今天刚到的练习生,比我们都大一岁,叫易烊千玺,名字挺有文化的吧。”刘志宏把冰过的水瓶搁在额头上,懒懒的为新同学做着介绍,黄宇航不怎么主动结交人,想伸手过去又怕人家排斥,皱着眉头陷入了自我拉扯,倒是易烊千玺,本来看起来还有点紧张,这下看他局促的样子,竟缓缓笑了开来,主动开了口。


 


“你好,我是易烊千玺,今天刚来,请多多指教。”态度有礼有节,优雅得体,一口京腔如林间溪流,悦耳得很。


 


易烊千玺看了看手上的水瓶,又补充一句:“这个,谢谢。”


 


黄宇航于是放松下来,尴尬的气氛尽去,三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多数时候是刘志宏在主导话题,易烊千玺话也不多,他更是一个大写的闷,不过谈话中他多少也了解到一点信息,比如易烊千玺家在北京,只是暑假才有时间来训练,比如易烊千玺的名字是迎接千禧年的意思,比如易烊千玺多才多艺会书法魔术还有变脸,比如易烊千玺和他一样,最热爱的事物是舞蹈。


 


家族里爱跳舞的孩子并不多,王俊凯王源他们都专注于唱歌,刘志宏则喜欢演戏,卫煜虽然舞跳的也好,但他们接触并不多,所以也没什么交流切磋的机会。


 


黄宇航眼睛亮了亮,手不自觉的虚握了起来,刘志宏看他难得兴奋的样子也乐了,看了眼墙上的时钟,正好十分钟后是舞蹈课,便从沙发上起身,招呼着他俩一起去上课,黄宇航和易烊千玺在后面跟保镖似的站成一排,对视了一眼,易烊千玺又冲他笑了笑。


 


后来据刘志宏说,那是易烊千玺独特的,对志同道合的人的示好方式。


 


也只有真正热爱舞蹈,才能让这样优秀的人高看一眼吧。


 


黄宇航此时还不懂易烊千玺这个笑容的意味,只是瞪着眼睛,努力扯了扯嘴角。


 


上课时间还没到,教室里只有舞蹈老师一个人,刘志宏带着易烊千玺去跟老师介绍了情况,老师听说易烊千玺练了几年街舞也有点兴趣,让他自己选一首歌跳着看看,易烊千玺也不扭捏,挑了首节奏强劲的韩国舞曲,合着音乐跳了起来。


 


音乐响起的那一刻这个新同学就像是换了个人,眼神如同在雪原上奔驰的冰原狼,坚定又充满侵略性,动作干净利落行云流水,柔中带刚的姿态和恰到好处的律动无一不显示着少年扎实的舞蹈功底和对街舞那份全身心的投入,黄宇航的心脏仿佛也跟着一下下敲击的鼓声那样震颤起来,一簇火苗悄然烧起,又迅速蔓延至全身,他说不清是种什么感觉,只觉得每个细胞都在为眼前这支折人心魄的舞蹈而沸腾。


 


他转过头,刘志宏已经呆在了原地,嘴巴因为吃惊张成了O形,眼里满满的都是崇拜和激赏,黄宇航看看刘志宏又看看易烊千玺,悄悄握紧了拳头。


 


总有一天,他要跳的和易烊千玺一样好。


 


易烊千玺跳完的时候已经快上课了,王源像旋风一样冲了进来,后面跟着王俊凯和刘一麟,此时易烊千玺正平复着呼吸,王源眼睛咕溜溜转了两圈,大喊了一声:“中分哥!”


 


王俊凯见王源又犯傻,毫不留情的敲了一下王源的脑袋,刘志宏站在易烊千玺旁边不满的跟王源对嘴:“大源你瞎叫啥,千玺这么好听的名字你不叫,给他取什么外号啊!”王源不知道刘志宏刚才是彻底被易烊千玺的舞蹈收服了,一脸嫌弃的啧啧了几声,埋怨着刘志宏胳膊肘都拐到大西洋去了,刘志宏也懒得跟他理论,拉着易烊千玺走了过来。


 


黄宇航见易烊千玺在他旁边站定,组织了一肚子赞美也不知道怎么说,最终只生硬了吐出了一句:“跳的很棒。”易烊千玺大概是已经习惯了这种话,只礼貌的说了声谢谢,黄宇航有些失望,老师拍了拍手让大家开始热身,他也只好把话又憋进了肚子里。


 


下课的时候他照例接受老师的指点,易烊千玺和刘志宏一起坐在后面等他,易烊千玺不知道给刘志宏看了什么有趣的视频,逗得刘志宏哈哈大笑。黄宇航努力集中着精神重新跳了一遍这段时间刚练的舞,比往常更认真几分,老师看了他的表现也很满意,给他指出了几处细微的不足后就放了他出去吃饭,他向老师鞠了一躬,刘志宏已经跑了过来,嘴里不住的夸着他跳得好,易烊千玺看着刘志宏与有荣焉的表情不禁笑了出来,也跟着夸了他一句。


 


黄宇航也不是第一次被刘志宏夸奖了,但不知为何就不好意思起来,只是因为面瘫的关系,看的不太明显,刘志宏走在前面,嚷嚷着要请他吃食堂,黄宇航严肃的表示同意,几番挣扎之下,还是悄悄拉住了易烊千玺。


 


“易……前辈,能教我街舞吗?”叫完自己也觉得怪怪的,但易烊千玺比他跳的久,年纪又大他一岁,没有叫师弟的道理,易烊千玺显然对他的提议有些惊讶,但又很快恢复了如常神色,只是认真的点点头。


 


“叫我千玺就行,你跳的也很不错,只是学的时间还不久,教你谈不上,我们可以一起进步。”易烊千玺的声音回荡在耳边,黄宇航默默比较了一下自己和对方的差距,不禁有些泄气。


 


这样与生俱来的气度和姿态大概他一辈子也学不来吧,易前辈高山仰止,他又怎么企及呢。


 


整个暑假易烊千玺每天都会来公司训练,下课后如果有时间都会耐心的提点他几句,有些比较难的舞蹈还会亲自示范,给他纠正动作,只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工作人员总是会过来把易烊千玺叫走,每当这时候,他都会失落的叹一口气。


 


刘志宏察觉他的情绪,拍拍他的肩膀安慰道:“千玺比你多学了几年嘛,航航你也跳的很好了,多加练习一定跟你易前辈一样厉害。”


 


黄宇航看着刘志宏关切的表情,勉强点了点头。


 


宏哥还是不清楚他的想法。


 


赶上易烊千玺,甚至超越易烊千玺是他一直以来的目标,但他的动机,其实自己也是模模糊糊的。


 


不记得从哪天起,易烊千玺被调到了别的班,和王俊凯王源一起训练,刘志宏和易烊千玺越走越近,每次下课了就跑到易烊千玺训练的教室去找他,黄宇航也想陪着去,但他和易烊千玺并不很熟,也没有跟着去的理由,只能看着刘志宏高兴的往别的教室跑。


 


偶尔路过别班的时候,会透过窗户看见刘志宏和易烊千玺聊天,黄宇航站在原地静静的看着易烊千玺落在刘志宏头发上的手掌,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


 


罗庭信叫他一起去吃饭,他应了声,又迈开了脚步。


 


时间过的很快,一年也是匆匆而逝,易烊千玺回了北京又过来,没什么机会再指点他跳舞,不过黄宇航自己争气,跳的也是越来越好,家族里新来了一批小伙伴,其中有个叫丁程鑫的尤其黏他,私底下被刘志宏调侃了好多次,他板着脸否认,却输给了丁程鑫又搭上他肩膀的手臂。


 


他尤其不想被刘志宏误会什么。


 


家族里都在传易烊千玺会和王俊凯、王源一起出道,练习生们倒没什么羡慕之类的,就当个消息听听派遣一下无聊,他虽然没打听过,但看到刘志宏每天开心的笑容也猜到这事儿八成是真的,黄宇航面上没什么反应,只是暗暗感叹和前辈差距又拉大了不只一点。宣布TFBOYS组建计划的那天他刚好也在公司,刘志宏在旁边一个劲儿的鼓掌,易烊千玺就看着刘志宏笑,笑着笑着又显出了点怅然若失来。


 


“以后估计会很忙,不能和你们一起训练了。”易烊千玺摸摸刘志宏的头发,颇有些遗憾,刘志宏忙好一通安慰,无非是让易烊千玺放心和加油的话,易烊千玺看着刘志宏紧张的样子,抬手捏了捏刘志宏的脸颊。王源被这副场景肉麻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赶紧拉着王俊凯出去买冰棍,两人的动作落在黄宇航眼里,却是有些微微的刺痛,丁程鑫对师兄们出道的事不怎么感兴趣,叫着他一起去休息室玩,他无奈的把丁程鑫抓着他袖子的手捉下来,刚准备转身,却又意外的被人叫住。


 


“黄宇航!”易烊千玺的声音比刚见面时低沉了一些,但依然温柔,他们之间不惯叫昵称,总是正经的喊全名,黄宇航转过头,视线正撞进刘志宏一双大大的猫眼里,刘志宏冲他招招手,黄宇航想了想,让丁程鑫先去休息室,自己走了过去。


 


那段走到易烊千玺面前的路似乎格外漫长,焦灼的情绪围绕着他,黄宇航不知道易烊千玺要跟他说什么,但他有预感,那一定不是自己爱听的话。


 


先认识刘志宏的是他,而易烊千玺和他认识的时间也只晚了几个小时,刘志宏和易烊千玺到底是怎么变成现在这样好的关系,他离的最近,却毫无察觉。


 


也许他从没真正走近过这两个人。


 


“易前辈叫我?”他最终在易烊千玺面前站定,一年的差距让易烊千玺的身高领先了他一个头,他不得不抬起头才能与之对视,而这正是他现在最不愿意做的事情。


 


“恩,有件事要拜托你。”易烊千玺看了刘志宏一眼,刘志宏好像不知道易烊千玺要说什么,好奇的眼睛亮亮的,黄宇航实在是不想看这两人,用财务姐姐的话来说,秀恩爱,看了一眼丁程鑫离开的方向,装出一副很关切的样子。


 


易烊千玺以为他着急回去,于是长话短说:“之后的训练我就不能和你们一起参加了,你帮我多照顾着点志宏,他认真起来总会忘记吃饭。”


 


刘志宏笑着骂易烊千玺揭他短,黄宇航胡乱答应了一声就回到了休息室,丁程鑫跟他说有趣的事情他也没听见,一下午胃都绞在一起,痛的额头上直冒汗,老师让他回家休息,他只是摇摇头,又接着练习之前学的新舞。


 


有些东西,在云端的那一头召唤着他,他却连失去的机会都没有。


 


TFBOYS终于出道,吸引了一批姐姐阿姨粉,公司也开了新的综艺,刘志宏和王源单独得到了一个版块,每天搭档主持,配合十分默契,节目上他俩和远在北京的易烊千玺连线,尽管已经百般提示,易烊千玺却没猜出王源身边的人是刘志宏。刘志宏下了录制之后歪在沙发上生闷气,王源唯恐天下不乱的在一旁煽风点火,刘志宏白他一眼对他摆摆手,这时手机响了一声,刘志宏气鼓鼓的拿起来一看,正好是易烊千玺发来的微信。


 


“不生气了,我没觉得你二。”温柔的嗓音传遍了整个休息室,王源意味深长的哦了一声,刘志宏红着脸关掉微信,踹了王源一脚。


 


易烊千玺和刘志宏交往的事情顺理成章,黄宇航得知的时候也没有多吃惊,只是淡淡的说了句|“恭喜宏哥”,他没有什么要担心的,易烊千玺比他成熟的多,如果发生什么易烊千玺都无法应对的事,他更加没有办法。


 


差距在一天天变得更大。


 


之后的事都没有什么好说,易烊千玺和刘志宏的交往很顺利,虽然有时候会出现争执,但两人都不是咄咄逼人的性子,总会一起退让,真正让刘志宏踌躇的,还是易烊千玺粉丝对他的看法,而这恰巧是个无解的问题,易烊千玺也心疼刘志宏被泼脏水,但又什么都做不了,两人在节目里互动越来越少,彼此克制着想要靠近的欲望,以为这样就能让粉丝满意。


 


可是一个人一旦坚定了一件事,谁讲道理都没用,哪怕是自己挂在心尖的IDOL。


 


更何况,这样的人,不是一个,而是千千万万。


 


黄宇航也尝试着去找刘志宏谈过,但换来的却是对方勉强的笑容,他知道自己只是个局外人,于是也放弃了笨拙的安慰,只是一天又一天沉默的陪在刘志宏身边。


 


第二季少年GO的第八期,易烊千玺在节目里宣布自己将缺席之后的录制,刘志宏仿似置若罔闻,拉着练习生们一起打闹,他看了一眼易烊千玺,只是摸了摸刘志宏柔软的头发。


 


他们终究还是和好了,易烊千玺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让刘志宏解开了心结,两人又变着法在朋友圈秀恩爱,黄宇航在训练的间隙会盯着手机发呆,每次想点下屏蔽的图标,但又最后放下了手。易烊千玺有时会发微信来询问刘志宏的近况,他总是据实回答,在节目中也处处护着刘志宏,最后一期少年GO的时候,丁程鑫趁拍摄间隙来闹他,他想到网上甚嚣尘上的航宏CP,竟鬼使神差的将丁程鑫一把搂进怀里。


 


今后就不会有什么航宏说了吧。


 


黄宇航由着丁程鑫挠他痒,悄悄松了口气。


 


说到这里,关于他的事也该结束了,黄宇航觉得自己实在是没什么值得被记录的事,出去表演完回来,老师集合了恋爱禁止团的所有成员,一一点评他们的表现,尤其肯定了他的机车舞,黄宇航想起千里之外那位前辈在舞台上的表现,低声呢喃着自己还差得很远。


 


小逸和浩子都让他别谦虚,他却摇了摇头。


 


谁又知道,初见时那支光芒四射的舞蹈,会被他一直记到现在呢?


 


从始至终,他都是刘志宏一个舞跳得不错的小师弟,在他下决心要超越那道光的时候,已经决定了月亮的光辉不可能被握在他的手心。


 


如今他们在不同的舞台,跳着相同的舞。


 


有些事死在心里,比什么都好些。


 


以后的一年,两年,十年,二十年,他都会带着恋爱禁止团毫不停歇的往前走,直到走到最高的山峰,看到前辈曾举目远眺过的风景。


 


他也会把宏哥的事情看的非常非常重要,无论什么时候,需要他,他就会在。


 


只因为,那是那个人向他提过的,唯一一个要求。


 


喜欢一个不可能的人是什么感觉,这是女同学们前几天在班里热烈讨论的话题,他原先不知道,现在却只觉得喉间发涩。


 


黄宇航看着屏幕上数量显示为0的TAG,终于释然。


 


喜欢上一个不可能的人,那种感觉大概就是——


 


无论怎么努力,也换不回一个机会。


 


哪怕只是被误会。


 



评论(1)

热度(70)

  1. 千航圈老大。平芜尽处是春山 转载了此文字